欢迎来到中国论文库,分享知识,创造价值。
服务热线:  4000444813
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大全 > 理学论文 >

90后青年农民工心里健康调查2017-09-22 11:03:19

摘要  农民工为城市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青年农民工群体是农民工的主力军。由于他们年纪尚小,从事的工作任务量繁重,再加上受到城市市民的歧视,青年农民工容易产生心理问题,这是一个突出的而又容易被忽略的社会问题。本文站在个体化的角度,以上海市松江区的农民工为研究对象,分析青年农民工焦虑心理的主要表现,阐述产生焦虑心理的原因并提出解决焦虑心理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  个体化  青年农民工  焦虑心理
 
Abstract  Migrant workers has made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city, the young migrant workers are the main force of migrant workers. Because they are still very young, engaged in the arduous task amount, plus discrimination by city citizens, young migrant workers prone to psychological problems, which is a prominent and easily overlooked social problem. In this pape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dividualization, research in the young migrant workers in Shanghai Songjiang District, analysis of the main manifestation of the psychological anxiety of young migrant workers, explained the causes of psychological anxiety and propose solutions to the psychological anxiety of countermeasures.
 
 
第1章  绪论
1.1研究背景及意义
1.1.1研究背景
在中国,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深入,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流动。青年农民工进入城市后,不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场所和职业环境,还使得他们的社会角色也开始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数量巨大的农民工群体为中国的建设和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他们并没有真正被城市所接纳,而是处于一种非城非乡的“边缘地带”①。在这样的尴尬境地中,涉世不深、经验不足、文化程度不高,职业技能也相对较差的青年农民工,在适应社会和人际交往等诸多方面存在很多问题,再加上他们这个年龄阶段特殊的心理特征,使得青年农民工在陌生的城市里更容易产生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尤其是焦虑心理。因此,认识和研究青年农民工的心理健康问题,不仅对他们的身心健康发展有帮助,更有利于解决青年农民工心理问题所带来的一系列其他方面的问题,这对于国家的发展和和谐都是有重大意义的。
1.1.2研究意义
理论意义:随着城市化的高速发展,大量农民进入城市从事非农业生产,青年农民工逐渐加入到农民工群体中。青年农民工作为我国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其心理健康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这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发展。如今,中国社会呈现出个体化的趋势,大城市的诱惑大,青年农民工的自我自我控制能力较弱,于是,青年农民工越发容易产生心理问题。在以往对农民工的研究中,大多集中在思想政治教育、农民工权益维护、融入与适应、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等角度上,而针对青年农民工心理健康问题的研究较少,以个体化视角来研究青年农民工的心理健康的研究则更少。于是,本文就站在“个体化”的视角来分析青年农民工焦虑心理问题的成因,进而找出解决这一问题的对策,正是本文选题的意义所在。
现实意义:随着我国城市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民离开家乡,奔赴城市打工。农民工为城市经济的繁荣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是农民工的生活现状令人堪忧。一方面,农民工的生活条件恶劣、职业技能缺乏,而且工作保障不完善,享受不到城市社会保障制度,容易受到歧视。因此,农民工很容易产生心理问题。过度焦虑不仅容易导致青年农民工产生压抑、烦躁、不满等负面情绪,长期如此更有可能使他们产生非理性冲动并表现出极端行为。因此,对农民工加强教育和引导,帮助农民工形成正确的自我意识,养成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增强他们的心理素质,有助于他们舒缓压力和完善人格。另一方面,缓解农民工的心理问题,减轻农民工心理问题带来的社会危害,有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应用前景:青年农民工群体作为我国社会经济建设中的一支重要的中坚力量,长期以来并没有引起社会各界的足够关注,尤其当前这一群体存在的心理健康问题不仅影响其自身的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实践科学发展观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因此,解决青年农民工心理健康问题不仅有利于青年农民工的身心发展,还有利于把以人为本的工作理念切实运用到实践中去。
 
1.2研究方法和思路
1.2.1主要研究方法
1.2.1.1.文献法
通过查阅文献,梳理目前已有的关于青年农民工思想研究的成果,对青年农民工的心理现状及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入地了解探讨,为青年农民工心理研究提供参考。本课题的文献检索的具体途径如下:一是通过南京理工大学图书馆借用和下载相关方面的专著、期刊、杂志;二是通过各种文献资源数据库;三是通过网络搜索引擎查阅相关资料。
1.2.1.2问卷法
按照研究目的编写调查问卷,问卷采用多重选择式和评定量表法,问卷调查对象为上海市松江区的青年农民工,对调查结果进行量化统计分析,研究该地区农民工的工作环境和心理状况。
1.2..1.3访谈法
按照一定的选择标准,有针对性地对该地区年轻农民工中一部分典型代表人员进行访谈研究,统计和分析访谈结果,得出一般规律性结论。
1.2.2研究思路
    
 
1.3 文献综述
1.3.1 国内外关于个体化的研究
个体化是指在当代经济活动、社会生产和劳动、就业方式及社会生活进一步开放和快速流变的条件下,个人作为社会关系体系中的一个基本单元,作为社会行动过程中的一个实体单位,他的独立性、独特性、主体性日益得到显示和表达的过程。贝克对个体化做了最经典的研究,认为个体化理论是自反性现代化理论的一部分,他把这一理论相应分解成三个综合论断:强制个体化命题、风险社会命题、普世化命题。贝克(2011)在《个体化》[1]的序言中指出,从普世化的视角看个体化具有四个基本特征:(1)去传统化;(2)个体的制度化抽离和再嵌入;(3)被迫追寻“为自己而活”,缺乏真正的个性;(4)系统风险的生平内在化。鲍曼认为我们处在一个“个体化”的社会,个体化的特征表现在:(1)由于体制的压力,人们会把是与不是自已的原因都归于自身;(2)个体化社会中的个体独立决策、自谋生路,缺乏共同活动的热情,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当然,个体化并不是完全地去组织化或非组织化,它的一个维度是“再嵌入”——个体从传统群体中解放出来后,重新被整合进新的社会组织,即农民工群体在社会支持和社会保障不充分的情况下通过组织化的行动来实现获取资源、建构身份与实现社区融入。国内学者阎云翔(2012)研究了中国社会的个体化之后,认为中国社会正经历着一个人个体化转型:去传统化、脱嵌、书写自己的人生、独立和个人主义。但是中国的个体化与西欧的个体化还是有差异的,主要表现在:(1)脱嵌方式的不同;(2)文化民主和福利国家体制的存在或缺失;(3)个体化是否具有第二现代性或自反性特点;(4)中国个体化进程的开展需要国家的管理。
社会成员之所以会呈现出个体化现象,是因为市场经济和商品经济的发展削弱了以往集体主义价值观。“个体化”是社会学领域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即当今社会越来越重视个体重要性,个体如何从传统和道德中脱离出来,并承担自己的权利和责任。中国新生代流动人口在全球化背景下出现的新趋势,每一个新生代个体他们渴望流动并融入到大城市,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他们无法突破体制与制度的桎梏,只能在城市与农村之间穿梭,在一个到另一个城市流动,导致新生代农民工从原始结构中抽离出后,无法嵌入到新结构中去,最终新生代流动人口只能进行着被动的个体化。
1.3.2 国外关于农民工和人口流动的研究
世界各国在城市化发展过程中,都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农村劳动力向城市的流动。在西方国家把这一特殊群体称为“移民工”或“劳工”。国外对农民工相关领域的前沿研究是关于“移民”的理论,即对劳动力的迁移决策、迁移特征及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等进行研究。E.S.Lee提出的人口迁移理论——“推拉理论”。他把影响迁移的因素分为“推力”和“拉力”两个方面。他认为,前者是消极因素,这些因素促使移民离开原居住地;后者是积极因素,这些因素吸引移民迁入新的居住地。托达罗 (TODARO M.P) 提出了预期收入差异论:城乡预期收入差异的扩大是发展中国家农村人口迁移规模继续增大的主要原因,并且城市失业率也影响着农村居民的迁移决策。他引入“就业概率”的概念,认为决定劳动力流动的不是实际收入水平而是以实际收入乘以就业概率的预期收入水平。刘易斯(A.Lewis)提出了发展中国家劳动力转移的二元经济模型,认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存在两个部门:一个是劳动力过剩的、以传统生产方式为主的传统农业部门,一个是具有较高劳动生产率的以制造业为主现代工业部门,农业剩余劳动力的非农化转移能够促使二元经济结构逐步消减。舒尔茨(T.Schultz)从人力资本投资的角度对人口流动进行解释,他认为流动对于流动者本身有好处,尤其是经济收益。他研究的人口流动在意义上更广泛,不仅仅指的是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转移。Rogers利用瑞典等国的人口普查资料,提出了年龄——迁移率理论模型:从年龄考察迁移概率,一般在幼儿阶段较高,到初等义务教育阶段下降较快,该阶段结束又迅速上升,到20-30岁达到顶峰,之后缓慢下降。到50-60岁退休年龄阶段,又形成一个小的迁移高峰。VanWey和Quinn的研究表明农户土地相对贫困度与劳动力转移概率呈正相关。Wang和Zuo等认为农民工因为没有本地城镇户口,在岗位竞争、工资待遇和社会保障等方面与该城市本地居民有很大差距,这些因素会影响农民工的平等就业。Xiaogang Wu和D.J.Treinmen认为教育、党员和军事服务这三个要素是乡城人口流动的决定性因素。Glazer提到了“同化”(assimilatioon)一词,所谓的移民被移入国同化,是指移民在流入国被完全地接纳,现实地归属于特定的群体,他们的后代具有与其先辈完全不同的认同,实现了对流入国市民身份的完全认同。Martens对移民的研究与“社会适应”(social adaptation)有关,移民在新社会的融入除了主体社会对于移民的整合与吸纳作用外,还存在着移民群体自身对于新社会的认知、行动与选择。移民能够采取特定的行动策略来实现对新的社会生活与文化环境的适应。“社会融合”(social integration)的涵义更加广泛,它是对移民在流入国社会生活状态及其演变过程的一般概括与描述。艾林森(W.Ellingsen)认为,移民的社会融合可以被定义为个体或群体(平等地)被包容进主流社会或各种社会领域(social area)的状态与过程,这一概念应该包含着移民与新社会之间的相互适应。C.Dustmann(1997)研究临时移民和永久移民问题,他研究的是移民的返乡意愿是否影响了劳动力市场行为。永久移民参与移民城市建设的意愿较高,而暂时移民则较低,同时他们具有较低的影子工资,会接受较低收入的工作。实证分析集中研究了已婚女性的劳动参与行为。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移民城市劳动市场的行为决定于未来收入计划这一假设。那些预期短期在外的移民者相对于愿意长久移民的人有较高的参与劳动的意愿。Malzberg研究认为,移民在移入地生活时间越长,适应性越好,发生心理问题的概率就越小。
    Hovey Joseph研究了中西部地区移民墨西哥的农场工人来预测焦虑症状的发病率及其影响因素,研究发现那些文化适应难、社会支持无效、宗教信仰低、学历水平高的个体焦虑病的发病率高。Lindert Jutta研究移民中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患病率,发现:在经济水平较差的移入国,移民劳工的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患病率高,其中,PTSD(创伤应激障碍)也属于这两类疾病的范畴。
通过以上可以看出,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更为健全;重视公民的心理健康教育;通过立法保障民工的权益;准许民工自由流动,以上各条都值得我国借鉴,我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践行。
1.3.3 国内关于青年农民工研究
1.3.3.1 对青年农民工现状的研究
有关青年农民工的研究从社会学角度研究的比较多,研究他们的消费情况,身份认同、价值观、婚恋观、教育与培训、参政问题、犯罪问题等。李辉和倪磊(2011)认为青年农民工有如下五个基本特点:一是文化程度相对较高;二是渴望融入城市;三是消费方式城市化;四是重视自我发展;五是平等和权利意识不断体高。仰滢和甄月桥(2012)认为青年农民工的身份问题历来是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新生代农民工是我国特殊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的产物,他们生活在城市,主要社会关系却在乡村。职业上,他们是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人;地域上,他们是来自农村的民工;户籍上,法定户籍制度赋予其身份仍是农民。青年农民工最多只能说是事实上的城市人口,但却不具有法律意义上的正式居民身份,面对制度强制性认定和市民习惯性认定,农民成了他们身上挥之不去的标签。孟艳艳(2010)认为青年农民工是自我意识强烈的一代。他们的梦想在城市,他们渴望留下来,拥有和城里人一样的户口、住房、医疗条件和职业发展空间;他们对文化认同、阶层流动、政治参与也有着更多的诉求。许叶萍和石秀印(2010)通过调查表明,调查表明,与老一代相比,青年农民工的经济取向、城市取向和家庭取向等都在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发展取向和个人取向的增强。李松盈(2011)提出农民工返乡就业与创业对解决农民工就业有重要意义,并提出四条对策:搭建农民工与就业单位之间的信息交流平台;提高农民工的技能水平和整体素质;为农民工自主创业提供经济援助,构建返乡农民工帮扶机制。曹锐(2010)认为青年农民工从传统到现代的婚恋观念与行为的变迁是一个长期的 潜移默化的过程。郭开元(2011)认为深入了解青年农民工犯罪的状况和原因 , 有利于促进新生代农民工的权益保护、社会融入等问题的解决。
1.3.3.2 对青年农民工焦虑心理的研究
石庆新和冯维(2010)认为青年农民工普遍存在自卑、封闭、孤僻、逆反等不良心理,会影响到他们的健康成长。李勋(2011)认为受社会历史、生活和教育环境等因素的影响,青年农民工容易产生各种心理问题。黄赐英(2003)研究认为社会变迁带来的政治、经济、价值观社会行为等变化,这些变化会引起人们的心理不适。张泉(2013)认为农民工的身份焦虑是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农民工的身份焦虑来源于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在个人内心的冲突。张莉(2013)研究了新生代农民工的群体性焦虑,认为社会存在的制度性排斥和不公平现象会使得新生代农民工产生焦虑心理。李贵成(2013)通过研究认为新生代农民工的群体性焦虑有如下特点:不确定性、普遍性、风险性。黄梅芳研究了影响新生代农民工焦虑的因素和作用机理,发现突发、家庭、社会、精神、认知、性格对焦虑都有显著的正向作用。
上述研究从不同的方面,运用不同的理论和方法对于青年农民工的心理健康问题进行了研究,得出的结论为学术界做出了贡献。但是,当今社会个体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做为年轻一代的青年农民工群体,他们从传统、文化中脱域,注重自由和为自己而活,这些无一例外地会影响到他们的行为,进而会影响到他们的心理健康。因此,个体化与青年农民工的心理健康有着密切联系,再加上当今学术界对于该题材的研究较少,这就是本文研究的意义所在。
1.3.3.3 对青年农民工焦虑心理解决对策的研究
安黎黎﹙2011﹚认为把社会工作﹙开展个案工作、开展小组工作、开展社区工作、开展社会行政工作﹚运用于青年农民工实践活动中,以专业社会工作视角来分析、研究和解决青年农民工的困境,有助于青年农民工正确的认识自我,摆脱自我认同困境,有助于青年农民工社会支持网络新路径的探索。李辉﹙2011﹚认为应对青年农民工的心理问题,要做到:注重早期心理健康的培养;引导青年农民工自我调适和自我成长;积极开发青年农民工的积极心理能力;以人为本,注重对青年农民工的人文关怀;积极对新生代农民工开展培训,提高其综合素质。刘畅(2013)认为不仅要增强新生代农民工的正式社会支持网络,也要加强家庭环境的干预,重视家庭环境调节的作用,它能有效促进新生代农民工的心理适应。
以上研究均为我国青年农民工心理问题的研究总结,都为学术界的相关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果,都为本文写作提供了参考素材和写作启示。综上研究,国内的研究对象主要针对的是农民工群体,针对青年农民工这一分支群体的研究较少。另外目前的研究更多集中在反应青年农民工的消极心理方面,忽略他们的积极心理方面,这是不可取的,他们心理的积极与消极方面均应得到重视。本文把青年农民工作为研究对象,运用心理学,社会工作相关理论分析青年农民工这一群体的心理健康,尤其是个体化的时代背景对青年农民工的焦虑心理的影响,以促进青年农民工群体的心理健康水平。
 
2 个体化视角下青年农民工焦虑心理的理论基础
2.1相关概念界定
2.1.1个体化
“个体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社会学概念,个体化理论是自反现代性理论(或第二现代性理论)的一部分。个体化就是指新时期社会中个体从社会文化和传统道德中解放出来,个体的重要性逐渐增加,个体承担自主权利并为自己的行为活动负责。换句话说,个体化是在风险社会的前提下,个体既是权利的受益者,又是风险的承担者。这引起了社会学家的关注,在诸多研究中,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的个体化理论颇具代表性。贝克认为,现代社会劳动力市场的开放、对流动与培训的需求、劳动与社会法规的建立等促进了社会的个体化。当现代化发展到第二现代性阶段,就出现三个维度的“个体化”: 一是解放的维度,指从历史限定和支配的社会形式与传统语境意义上的义务中出来; 二是去魅的维度,即与实践知识、信仰和规范规则有关的传统安全感的丧失;三是控制或重新整合的维度,即新型社会义务的再嵌入性。贝克的个体化理论可以总结为“脱域—去传统化—再嵌入”。
中国与之相对照的是中国人曾经过着集体主义的生活,嵌入到传统的家庭、亲属、性别角色、阶级和社区等关系中,而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和改革开放,中国的个体逐渐从上述传统的社会关系中解放出来,并以个体的身份来选择自己的社会关系和网络。阎云翔用西方个体化理论来研究中国个体化发展的历程,解释中国社会在性别、家庭和代际等方面的变革,特别是农村青年从传统的家庭、亲属关系、性别、阶级、价值观等中解放出来融入到新的社会制度中去,在这个意义上,个体化是一种制度化。对于个体来说,个体化的特征如下:个体越来越追求个人目标而忽略集体目标;个体可供选择的道路越来越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自我需要和自我价值;个体化的人生是充满风险和不安全的。
社会学家逐渐认识到到,从20世纪末期到21世纪初期,中国社会正经历着一场个体化的转型:中国的个体受到市场力量的牵引而离开家庭、亲属关系、社区或工作单位闯入经济的大潮之中,于是他们不得不对自己的幸福和自身发展承担责任。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无数农民工蜂拥而至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和新的生活方式,出现了历史性的农工潮。在西方个体化过程中发生的去传统化、抽离与再嵌入、由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历程等在当今的中国个体上确实正在发生着。
2.1.2青年农民工
本文中的青年农民工主要是指出生于1984年以后,年满18周岁,具有农村户籍,在城市中从事非农业活动工作的劳动力人口。学术界又将该群体称为“新生代农民工”或“第二代农民工”。他们与老一辈的第一代农民有很多不同点:青年农民工的文化层次普遍比第一代农民工要高很多;他们大多数没有务农经历,乡土意识较为淡薄;他们打工的心态与第一代农民工有着很大的不同,更加希望通过进城务工来改变自己农民的身份,更加希望能够被城市接纳而成为城市人;赚钱养家并不是他们进城打工的唯一目的,开拓眼界、寻求自我发展才是他们外出打工的主要目的;他们看重自由、平等和自立,同时更加关注自身的个人幸福和自我实现;他们对于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享受要求高,而工作耐受力低。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的季度数据,截止到2014年第三季度,在全国范围内,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共17561万人,其中青年农民工人数占全部农民工人数的60%,青年农民工人数还呈不断增加的趋势,青年农民工将成为农民工的主体。
2.1.3焦虑
焦虑是由紧张、焦虑、忧虑、担心和恐惧等感受交织而成的一种复杂的情绪体验。焦虑可以由在遭受具体的挫折打击下出现,也会有无确定客观对象的焦虑。焦虑是神经症所共同拥有的病理现象,有如下三个特点:焦虑是一种痛苦的情绪体验;焦虑所表现的痛苦情绪指向未来;有焦虑情绪的同时并伴有躯体不适感、精神运动性不安和植物功能紊乱。
从焦虑的程度来讲,可分为三种类型:(1)轻度焦虑。我们知道,当个体仍享有内在的自尊感和自身价值感的时候,即使是在学习或工作中遭到挫折和失败,也只触及自尊心的外围而产生某种焦虑。这种焦虑,是普遍存在的,对我们的学习和工作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它能时时提醒我们,使我们遇事随机应变,随时防御所面临的危机,以便淋漓尽致地发挥潜能,提高学习或工作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2)中度焦虑,又叫神经过敏性焦虑。当个体的失败损伤了自尊心,而自己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作为个人价值感依托的时候,其自尊心必将会留下永久的创伤痕迹,因而产生焦虑心理。这种焦虑,必然威胁个体的身心健康。但是,如果它能得到及时的宣泄而排遣,或者突遇某种变化而使其精神振奋,则又可使个体心理达到平衡。(3)重度焦虑,即焦虑症。当个体常常感到内心有说不出的紧张与恐惧,并伴有明显的植物神经系统功能紊乱的时候,可以说,他就患了焦虑症。患有此精神病症者,可以说是事无巨细,件件令其焦虑不安,严重者可谓是睡不着、吃不香,整天都在惶惶不可终日中度过,从而严重地影响个体的社会实践活动乃至正常生命。
A.Lewis把焦虑看作一个精神症状或精神病理状态,加以症状学的描述。德国精神病学家Gebsattel说:“没有焦虑的生活和没有恐惧的生活一样,并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就是说,一定程度的焦虑是有用的和可取的,甚至是必要的。丹麦哲学家S.A.Kierkegaard认为焦虑是人生面临自由选择时所必然存在的心理体验。
精神分析学派:S.Freud强调本能和焦虑,认为焦虑是对本能的压抑转换而来,本我是焦虑的根源,他把焦虑分为三类:客体性焦虑(恐惧)、神经性焦虑、道德性焦虑。霍妮提出了基本焦虑论,突出文化和社会环境对人心理的影响,强调从文化和社会环境中去探索焦虑的根源。她认为人际关系的失调尤其是亲子关系的失调,是造成焦虑的直接原因,而文化环境则是产生焦虑的最终原因。沙利文研究焦虑时,重视人际关系的作用,认为:焦虑时人际关系分裂的表现,人际关系分裂是焦虑的根源。雅各布森认为,焦虑是一种结构现象,是由本我和自我之间的张力所引起的,焦虑的实质是个体的自我不能使用选择性的途径以释放多余的能量。同时,弗洛姆认为,自由给人带来的除了理性和独立之外,还有一种作为生存状态的焦虑,只有人在社会中和谐地生活时,才能平衡对社会联系和自身独立的需求。
行为主义学派:行为主义认为,人的焦虑起源于过去失败经验形成的条件反射。当原始的冲动或过度的刺激含有害成分,就会导致焦虑的产生。班杜拉强调人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提出了“社会学习论”,认为焦虑是通过学习获得的反应,即个人动机性行为受到挫折。他认为焦虑与自我效能有关,个人感知到自我无效能时,潜在的厌恶性刺激就会让人感到焦虑。
    人本主义学派:人本主义认为焦虑是由人的内在冲突引发的情绪反应。罗杰斯认为,一个人自我期望过高,使得自我期望(自我概念)与自我实现之间的不一致会引发焦虑。罗洛.梅认为焦虑是个人的人格及存在的基本价值受到威胁所产生的忧虑,焦虑的根源有两个:现代社会引起的价值观的丧失和分裂;焦虑产生于空虚和孤独。

更多论文发表、期刊杂志投稿联系方式
联系QQ:862351366
联系电话:18161268802
投稿邮箱:862351366@qq.com
免费热线   4000444813
公司座机   028-65876501
全国咨询   13018295905
陈编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862351366   13018295905
刘编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1581273019   13018295905
 
服务邮箱   bianshen@vip.163.com

  • 杜 若-中电联官网-2017电力大数据应用创新大会
  • 吴锋-《现代传播》-美国新闻传播教育的最新进展与改革
  • 戴盛欧-《建筑工程技术与设计》-建筑设计过程中图示思维的意义和作
  • 张俊-《中国农业信息》-浅谈泰兴市农业信息化的现状与建议
  • 唐黎卿-《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下旬)》-高职商务英语专业基础课教学新思路
  • 高婵娟-《才智》-创新实践:浅析实拍影像与动画的异
  • 吴菲菲-《科技进步与对策》-专利质量综合评价指数--以我国生物
  • 宋生彪-《油气田地面工程》-从经营管理者入手强化油田公司内部
  • 乔慧娟-《商业时代》-论我国境外经贸合作区的风险防范问
  • 杨爱军-《读写算(教育教学研究)》-把握课标精髓促进读写结合--谈小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评审要求 招聘信息 付款方式 媒体发布 英文期刊 论文转让 客户评价 网站地图 信誉说明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0444813  办公电话028-65876501 
企业QQ 800071531(猛戳我)投稿邮箱 bianshen@vip.163.com
联系地址:成都市武侯区川大学术交流中心  
ICP备案号:蜀ICP备1402865
本站所合作期刊,均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http://www.gapp.gov.cn 批准的、正规、合法、双刊号期刊。